您现在的位置:回国创业   >> 风险投资 >>  正文

VC主导模式的认识与转型

2010-1-28 0:00:00

创业风险投资功能泛化之后,在世界范围内形成了一种大力发展创业风险资本市场的浪潮,尤其是以网络通讯、生物医药和新材料为投资对象的20世纪90年代,这种认识达到了峰值。
    不过,由于资源禀赋条件、制度基础、市场规模、科技知识积累以及经济发展阶段等存在不同,很多国家都对引入后的创业风险投资机制进行了本土化的改造并形成了一些不同的发展模式。这些模式大体可以分为3类:证券市场中心型、银行中心型和政府中心型。不同模式在资本来源、投资阶段与对象、资本市场发育程度等方面有较大差异(见表)。总体来看,美国、英国创业风险投资主要是以其发达的资本市场为基础,日本、德国属于银行中心型的创业风险投资模式,而以色列、韩国、印度等一些创业风险投资后起国家,政府发挥着较大作用,可以视为政府中心型模式。


  1.被误学误做的政府中心型模式。我们可以把中国的创业风险投资发展模式定位在政府中心型。如2005年中国有创业风险投资机构319家,管理创业风险资本631.6亿元,其中政府资本控股的机构超过50%,政府系资金 (包括政府直接出资以及国有独资企业出资)超过36%。
  应该说,早期的政策制定者和创业风险投资机构运作者,在中国创业风险投资市场萌芽阶段把中国模式定位在政府中心型上是具有远见的。因为那时中国的资本市场、资金供给、人才储备、创业创新活动都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创业风险投资市场,必须要有政府的先期投入和培育,才能克服市场植入与创新的瓶颈。这一点后发国家概莫能外,各国均制定了各具特色的政策工具支持创业风险投资发展。根据OECD分类标准,各国相关制度安排,基本上可以分为两大类:直接政策措施和间接政策措施。前者一般是指诸如专项公共基金计划、金融激励、政府股份投资和贷款等措施,其目的在于增加创业风险投资资金供给;后者是指政府建立合适的经济、体制和法规框架,使资本市场能在这个框架内向新办创新型企业有效地输送资本。
  但是,在如何实现政府中心型发展模式上则再次出现了误学和误做。由于中国长期处于计划经济体制,政府不仅掌控着大量资源,拥有若干特别行政权利,而且控制着市场准入标准,所以,当创业风险投资被泛化为万能工具之后,政府首先考虑到的是直接投资和直接管理这样一种最简单的运作方式。一时

第1页 |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