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美国生活   >> 海关要求  >>  正文

父母6月访美在海关的经历

2010-2-2 0:00:00

按照预定的旅程时间表,爸妈大概会在当地时间4点半左右抵达芝加哥国际机场的。所以,在家里边做晚餐就边想着这事,不知道他们下了国际航班飞机、过了美国海关后会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后悔在爸妈出发前没有详细告诉他们怎样在机场转机前给我打电话。

大概下午5点多时,我的电话响了,一看是个不熟悉的长途电话号,感觉应该与父母有关:可能他们自己找到公用电话了。接起电话来,那头是个讲英语的女士声音,她自报家门是芝加哥国际机场边境处的工作人员。她先确认我的身份,然后问我是不是正在期待爸妈的访问。我心想爸妈可以啊,竟然怎么说服边境处的工作人员而动用起他们工作电话来给我打了。

来自边境的第一个电话

还没等我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充分反应过来,她的话锋就一转,接着”十分严厉”地说,你爸妈上次(2004) 来美国的签证是三个月有效并注明不能延期的,也就是上次签证上面盖了个NE(No Extension),但他们上次不但待了六个月,还延了期直到10个月后才回中国。这叫欺骗行为(Fraud),因为是他们在签证的时候告诉签证官只希望待三个月的。她说,理论上讲她是完全可以按照规定现在就将我父母遣返回中国的。在我这头的惊呼”No” 声,估计很满意自己的震憾效果,她再接着说,这次她还是给了我父母三个月的停留时间,希望我们这次不要延期了,否则的话,他们就可能会被驱逐出境(她用的词是Expel),或者下次她们再来就会拒绝进境。她打这个电话只是希望我见着我父母后能用中文好好地解释给他们听。还没有等被说得一愣一愣我彻底反应过来,她就说再见挂了电话。

我这头挂了边境移民官的电话后,心情开始郁闷了起来。想到几天前在订票时还特意给他们俩老订的是一年往还的双程飞机票,而且自己这次还真很想打算让爸妈在这好好待一年。不过刚才那个电话一提,我倒有点印象了:好像爸妈上次的签证上是有个什么NE印章的,主要那时2004年正好是美国旅游签证风声鹤唳期,大部分的B2签证上都有NE,而且大部分有NE的在入境也就给了三个月停留。但我父母来时入关却盖了六个月,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在意那个NE了。过后,也给他们申请了延期,并顺利延到了期。更加认为签证是签证,停留期是停留期。两年后他们在北京也顺利签到证(见我以前的帖子),所以从理论上讲只要他们的延期是合法的,应该说起来不应该有什么问题的。也

第1页 | 2 3 4

相关文章

相关文章

  1. 美国海关历险记
  2. 徐小平:在美国海关的感慨
  3. 父母6月访美在海关的经历